数字报刊平台

内容详情
2019年05月15日

记一位令人感动的“最美退役军人”

□ 潘寿军

日前,我应邀参加了一次“退役老兵座谈会”,座谈会上播放了一位“最美退役军人”的发言录像和录音。回来后我饱含着泪水将该录音以文字形式整理出来,在此与大家共同分享。

大家好,我叫王贵武,1978年参军,在原工程兵部队服役,1980年退役,现担任天津银座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。我从1998年开始,先后认了16位烈士的母亲为自己的母亲。我报告的题目是:“烈士为国尽忠,我替烈士尽孝!”

为什么要做认母这件事呢?那是1998年夏天的一个晚上,我陪老娘在看电视,电视里正播放解放军某部抗洪英雄高建成等10位烈士的事迹,当时我想,我曾是一名军人,如果我还在部队,一声令下,我也要上。现在战友牺牲了,我深知,战友最大的牵挂是妈妈,我要替他们为母亲尽孝!我跟我老娘说了这个想法,老娘说:“儿啊,这些牺牲的战士大都与你当兵时的年龄差不多,可能有不少还是独生子,他们还是孩子,还没来得及尽孝就先尽了忠,这个时候最难受的是他们的妈妈啊。去吧,全家都支持你!”

第二天下午我就赶到了英雄所在的部队,并了解到这么一件事——首长问烈士父母,大家还有什么要求时,其中有一位烈士的父母只要了一个塑料编织袋,把儿子的骨灰盒装进去,背在身上转身就走了!就在8个月前,这位妈妈把唯一的胸戴红花的儿子高高兴兴地送到部队来当兵,今天却变成了把骨灰背回了家。

这让父母怎么受得了啊!这更加坚定了我认母亲的决心。经过两天一夜的长途奔波,我首先来到了抗洪英雄高建成烈士的家,我眼含热泪地对烈士的母亲说:“妈妈,建成兄弟走了,从今以后,我就是您的亲儿子,我一定会替他为您养老尽孝。”年近七旬的杨妈妈听了我的话后,把我紧紧地拥在怀里,叫了声“儿啊。”便放声痛哭起来……在此后的半个月里,我跑了湖南、安徽、陕西、甘肃四省,把10位烈士的母亲一一认下。我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为每位妈妈买一份终身养老保险。

认母后,我深知,我肩上的担子有多重!尽孝不但要有孝心更要有能力!这个能力我自认为还有,因为我赶上了一个改革开放的好时代!1982年我就下海经商,一步步把企业做大做强。企业发展了,我总想为国家、为社会多做点贡献。首先要让英雄母亲们生活得更幸福,时刻感受到自己的儿子就在身边!

每逢佳节倍思亲,我每年都像亲儿子一样回每一位妈妈家探亲过年,一走就是半个月,回到自己家时已到了元宵节,但我的家人从没有半句怨言。

2014年的一天,湖南衡阳的梁爸爸哭着给我打来电话说:“你妈妈突发脑溢血,快不行了。”我立马赶到衡阳医院的抢救病房,喊了一声:“妈妈,我来了。”昏迷中的妈妈似乎听到了我的声音,眼角流出了泪水,安详地走了。梁爸爸说:“妈妈在等着你呀,真正的母子情深!她感应到你来了,这才放心地走了。”梁妈妈走了,我按当地的风俗,披麻戴孝、守灵、捧遗像、买骨灰盒、买墓地、跑当地民政局办手续,替独生子梁力烈士为妈妈尽了最后一份孝心。

今年是我认母亲20周年,我把银座集团驻杨柳青办事处改造成“英雄母亲之家”,接妈妈们来养老。为了妈妈们住的舒适,我将原来的中央空调供暖改为集中供热,把二层楼安装了电梯,妈妈们到这以后可高兴了,有的说:“像花园一样。”有的说:“做梦也没想到,住这么好的房子。”为了顾及各个地方妈妈们不同的饮食口味,我专门请了两个会做南方菜和北方菜的厨师,让妈妈们吃得好,住得好,开心每一天,享受着新时代的全新生活。

我为啥要把妈妈们接到眼皮子底下养老呢?那是2008年春天,我突然接到湖南朱妈妈家打来的电话,说朱妈妈在两个月前去世了。我听到后脑袋“嗡”的一下,心想,病危也不告诉我,还是没拿我当亲儿子啊!是我哪儿做得不对吗?电话那头马上解释说:“妈妈临走前一再嘱咐我们不要给天津的儿子打电话,说这10年来没少给你添麻烦!让我们两个月后再告诉你。”我一算时间刚好是两个月。撂下电话我连夜赶往湖南邵东,他们见到我都愣住了。我问:“妈妈埋在哪了?”到了坟地我跪在那里,抑制不住泪流满面。为什么?10年来的母子情,老人的音容笑貌在我脑海中一遍遍浮现,我真后悔呀,我没能替烈士朱任堂送妈妈这最后一程。

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,我有了把妈妈们接到天津来,在我眼皮子底下养老的想法。

这20年的认母过程,也是我受教育的过程!我知道,在全国各地做这件事的人有很多,我们就是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看到,所有的烈士母亲都有人尽孝!

现在,我又有了新目标:我要马上着手,利用企业自身优势做大“妈妈楼”项目,为整个天津市需要帮助的所有军人烈士的父母无偿提供住房养老,过上和我母亲们一样的生活!

我只是做了一些应该做的事,党和国家却给了我很多荣誉,特别是中宣部和退役军人事务部授予我“最美退役军人”的称号,这是对我极大的鼓励和鞭策!

如今,我虽然已年过花甲,步入了“夕阳红”的行列。但我作为一名退役军人、一个民营企业家,我要在企业发展的同时,一以贯之地完成好你尽忠,我尽孝,忠孝两全的爱国拥军事业!我要把“烈士为国尽忠,我替烈士尽孝”的承诺一直做下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