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刊平台

内容详情
2019年03月14日

我的二哥二嫂

□ 陈长庚

干什么都是好样的

生产队干部看二哥能吃苦,就让他负责六条耕牛的饲养。

二哥深知养牛的责任重大,他一直小心翼翼勤勤恳恳,牛从地里一回来,他就立即给牛喂草料、饮水。

因为半夜还要再给牛喂一次料,所以上半夜他常常睡在牛棚里。

后来有人攀比,说二哥年纪轻轻,应该去挑河。于是,生产队干部就把二哥饲养员的职务给撸了,让他去挑河。

每年秋收没结束,挑河的任务就下来了。二哥能苦能干,是全队有名的拼命三郎。挑河时,他的小推车装土每一次都比别人多,干活从来没有落后过。

 

当了多年炊事员

1977年,有人介绍二哥到乡兽医站当炊事员。

二哥平时在家做饭很随意,也不会有人挑三拣四,现在忽然要负责二三十人的吃饭,他心里有点忐忑,因为既然拿着乡兽医站发的工资,人家肯定会对自己做的饭菜品头论足。他反复考虑了几天,最后还是接下了这个工作。

不会烧大锅饭,他就虚心向别人学,很快,二哥烧的饭、做的菜就受到大家的夸奖。

后来有人问二哥能不能包点包子、炸点油条变换些花样,二哥点点头,当天他就到公社食堂向老师傅请教。第二天,大家就吃上二哥蒸的包子、炸的油条。

每个人在食堂吃饭都要记账,二哥没上过学,不会写字,怎么办呢?一开始,二哥全凭脑子记。一个月下来,兽医站要从每个人的工资里扣伙食费,可是二哥不会在本子上记账,会计就不好扣伙食费。

二哥下决心学习记账,他让孩子们教他。时间不长,二哥会记账了,每个月,他都会将每个人的伙食费记得一清二楚,然后交给会计。

因为账目清楚,大家对每个月的伙食费都没有意见。

为了把伙食搞好,二哥将单位闲置的土地开垦出来种上菜,又养了一头猪。

单位的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,每一任领导都夸二哥这炊事员干得好,给他签了用工合同,缴了保险。

 

好日子是苦出来的

到了上世纪80年代,二哥家的生活就像芝麻开花节节高,他们翻建了祖辈留下的草房——这草房有一百多年历史,已经老旧不堪,每年都得花人力物力去维修。

二哥买了砖瓦、水泥和黄沙,找来建筑工人,用一个月时间将房子翻建起来了。这一个月里,二哥二嫂没吃过一顿饱饭,没睡过一宿安稳觉。白天,他们给建筑工人当小工,晚上等建筑工人下班了,他们还要清理场地、准备第二天要用的材料。房子盖好后,他们变得又黑又瘦,可是心里却甜蜜蜜的。

2010年二哥退休了,但仍然种着十几亩地。一次我们坐在一起谈心,他说前些日子背了个喷雾器到稻田打农药,脚底一滑,摔倒半天爬不起来。

我说那就不要再种地了。他愣了半天说:“人活着就要苦呀。”

(未完待续)